我帮阎王建天堂

   推荐指数      发表时间:2012年10月17日   出处:来源于网络
关键词:   阎王 天堂

  从《读者》期刊中看到两句话:
  第一句:“每个人都想上天堂,但却没人想死。”
  第二句:“我知道我会下地狱,但我会在那里看到大资本家、窃贼、刽子手和美国总统们。”
  智慧的佛说过这样的话:“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有一个人在地狱,我也不上天堂。”依我看来,佛是很难升入天堂了——如果佛说的是真心话,而且是说到做到。
  这样看来,地狱肯定很热闹,人才集聚。有了人才,就能发明灯、酒、车、贵妃床、健身器,美容美发更不会成什么问题。看起来生活在地狱中的或鬼、或魔也不会丑到哪去,说不定比泰国的人妖还要艳美。
  我入地狱,但是我不会怕,因为我死后会立即变成鬼。鬼与鬼、魔与魔在一起久了,谁也不觉得谁长得丑、谁长得俊,就像阳间的狗与狗、驴与驴、甲鱼与甲鱼之间一样,只知是同相同类,不会产生惧怕同类长相的怪异另类。
  我绝对不会相信人的编造,说地狱如何的阴冷、残酷、★★……所有这些都是最具智慧的人们的谎言,其目的就是想让低智商的人们都奔向空荡荡的天堂,让他们永远生活在海市蜃楼的假相中,而大师们则可以在地狱里过着或鬼或魔一样快乐的生活。
  我想:
  地狱的生活会很幸福,因为,地狱中一定有很多的商人、资本家、地主、当官的、银行家、发明家、大款……只要是他们都在,就能创造出一切,真是不愁吃穿,一定会丰衣足食。
  我不会为地狱的社会治安而担忧,因为鬼和魔最无情,阴间法一定比阳间法严厉,会有许多的警官、法官、律师死后前往地狱,这是毫无疑问的,他们也像我一样别无选择。健全的法律会对那些犯罪者绳之以法,比如:偷了东西双手就会被剁下来;说了坏话、假话舌头就会被割下来;心存不正,心就会被人挖出来;看了黄片双眼就会被抠出来;听了脏话两耳就会被取下来;谁要是偷了情——更惨……看谁还敢犯罪?
  地狱绝不可能像阳间这样乱,会很文明,因为,小鬼在大鬼面前肯定是错的;大魔在小魔面前肯定是对的;小的一定要尊崇大的,大的要说一,小的不敢怀疑有二;大的怎样说,小的就会不折不扣的怎样做。大的就像阳间★★★的大哥一样,心最狠,但是义气。谁要是有什么事需要捧场,大小魔鬼全到场,全给面子,喝酒也贼爽,喝多了也不怕,那可真是酒鬼的天堂。
  地狱也有不好之处。比如,没有学校,因为鬼和魔都不需要学习文化知识,生活得可轻松了;没有医院,因为鬼和魔不得病,或是活着,或是死去,绝不需要救死扶伤,该死就死,不会有死而复活的奇迹发生;也没有计划生育办,因为鬼和魔想生就生,不想生谁也没有办法让其怀孕,他们也不讲究优生优育,一生下来或是鬼或是魔,一个个老精神了,活泼好动,一刻也不安宁……因此,那些总想办课外班收孩子钱的老师;那些总想收病人红包的大夫;总盯着大姑娘的肚子被谁给搞大了的……全没有工作,只能下岗,生活在地狱的最底层,也就是冷一点,但很静,他们如果愿意,也可以自费坐电梯上顶层同美国的各位总统共进晚餐,餐桌上全是肉,没有沾酱菜,就是没有素菜,如果是僧人,只能饿死,谁也没有办法能救僧人。
  我想了很久,我最怕将地狱想得太好,而动摇了那些想上天堂的人地决心。
  天堂不是人创造的,美好的天堂当然是全能的上帝创造的。我想为上帝营造天堂,可惜我永远没有这个机会了,因为我自知死后是无法升上天堂了。
  如果说,因为每个人最终都将见上帝,我就相信,天堂和地狱都有上帝。只有上帝是全能的,只有他才能做到无处不在。
  我深知我一会儿是人,一会儿是鬼,怎么做也不显露神的表相,所以我悲哀,为不能有机会进入天堂而心生酸楚。
  如果我必须入地狱,我有能力曾经活在阳间的天堂里,我为何不能努力地营造出地狱里的天堂呢?
  我为何不能帮助阎王爷将地狱打造成更适合鬼和魔生活的地方呢?我会努力地为地狱积极献策,努力工作,当我有机会再轮回人的时候,我也许会非常留恋地狱那些美好的生活,为此,我会流连忘返,依依不舍。
  我想给阎王爷提一个建议:一定要与天堂的神仙们交往。天上的仙神们绝对个个心胸宽大,像阳间的海洋一样,能容一切。不像地狱的小鬼那样小肚鸡肠,记恨人的过错。既然鬼没有机会去天堂居住,那么,组织鬼品好的鬼去天堂旅游还是可以的吧。
  这时的阎王爷一定会向我求教,问我怎样才能将这事儿办成?于是我就会为他出好的主意:让佛与上帝结盟,上帝一定会看在佛的面子上,同意我的观点。只要上帝同意这事儿,然后一切的事,我都能办理,我会立马儿成立一个天堂旅行社,所有的手续我都能办好,比如,如何兑换钞票?乘何种飞行器?需要什么证件?
  还要约法三章:一是,不能调戏仙女;二是,要收起可怕的嘴脸,不要吓着天上的各路神仙;三是,遇见自己的父母、爱妻、情人、儿女、朋友、领导……一定要装着视而不见。绝不能再扯出儿女情长的事来,有泪一定要咽下去,心一定要狠,必须做到六亲不认,再也不可以旧情复燃……
  我不用去天堂,我就知道,我的父母、妻子、儿女、朋友,我曾爱过的人、那些曾爱过我的人和那些曾帮助、关怀我的人,还有雷锋之类的好人都在天堂。我所有的不快乐就是,我在地狱一定很孤单,时常会因为思念他们而泪流满面,这也许是我当鬼后,心也有脆弱的表现。
  我爱恋阳间生活,但是,我无能力拒绝死亡。当看着我爱的人一个一个升入天堂时,我很伤心,我深知对不起他们,是他们用爱、用情、用宽容的心容下我这个坏人。为此,我会深情地忘记他们一切的好,孤单地下地狱;我一定会很伤心,心如刀割,但是我不说。
  地狱里没有一个亲人,但我一定会有机会在天堂里与他们相逢,我不怕花钱,也不怕路途遥远。我会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去天堂见我的亲人;我会表面冰冷,内心狂热地看着我那些怀念许久的亲人、爱人和朋友。
  那时,最最让我心酸、心痛的是,我的亲人和朋友永远也认不出来站在他们面前的这个可恨的鬼就是我。让我安心和欣慰的是,他们在天堂生活得都挺好的。
  让上帝惩罚我吧,也许全能的上帝也能帮助我,还有佛,将我变成一个地狱的优秀的鬼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