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撑伞,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回忆

   推荐指数      发表时间:2012年9月26日   出处:来源于网络
关键词:   一个人 撑伞 走路 回忆

  今夜,轻烟依旧萦绕在窗棂案前,淡月依旧悬挂在柳稍枝头。夜,依旧很浓;情,依旧很重。无法瘦去的季节,悄然醒来,伸出手采下一纸传说,让你我的故事编出一个永恒。紧握在掌心中。
  一轮弦月幽幽而升,一泻而至,似水,呤然。低回一阙久远的诗章。总是喜欢在唐宋曲韵中流连,细细的想你。淡然的眉眼里渗透远古的沉香,寂寞的词章迢递,一路觅来。所有的故事,都已调好了色。手捧着执迷不悟的情丝,用浓淡相宜的水墨,把我与你的故事绣进三月的画卷。
  此时,我以长发为弦,以文字为谱,以弯月为歌。低眉,敛首。丝丝缕缕细碎的心动,依旧会记得那眷恋叠叠,而后化成一曲曲千古的绝唱。红笺页页,墨香悠悠,再续写一章,任十指译编成曲曲叠叠的文字,或已经入词,又或都成章。已将一切的故事重温。
  繁衍流年的暮色,跌落流云世间。如是浮沉里次第分明的离伤,在彼此的心底,荒草漫漫。世间的一切情事,如风。风过无痕。如云,飘渺淡淡。指尖相触的轻拈间,一朵花开,一片云散。一滴水落。借十丈软红,谁在清唱一阙宋词,谁是谁的故事?层叠了心事遥望春花秋月,一地的流光碎影中,浮的却是生生的旧颜。一如,伤情与执着一路相偕而来。月色,如水。烛影,摇红,那平平仄仄的相思中,谁,又为谁倾城?谁,又为谁画地为牢?
  红颜在梦中,笑出了哀意。昨日繁花,终究只是一场呓语,梦里花开,梦里花落,千年的风月中谁为谁而中宵长立?蓦然回首的互望中,一切的故事便已然开始与结束。
  曾几何时,秋季的那场邂逅,你踏一路桂花伴一曲清歌翩然而至,成就了我另一个今生的故事。轻轻地凝视你明亮的双眸,读你眉宇间轻锁的忧愁,读你用寂寞装饰的文字。你问我,可否愿意读你生生世世。
  曾几何时,“与君初相识,似是故人归”你无意在缘分天空下遇见那个百媚横生的红颜,寂寞的长袖,淡淡的忧愁在文字中飞舞,让你有了惊鸿一瞥的慨叹。你浅浅的凝望一笑,便胜过一生的繁花锦簇。你轻轻的一声呼唤,便使我一生为你纵情的想念。
  曾几何时,你说让我在想你的时候轻轻呼唤,远在天涯的你也会出现。于是每夜每夜我醉倚红楼,听清风的袅袅,听星子的传说,听云月的游离,唤你每一个音节都飘飞如鸢,等你每一段脚步都摇曳成花。想展尽今生所有风情,等你与我共一曲镜花水月的浪漫,从此不诉离伤。
  曾几何时,“熏一缕香,我为你镇纸端砚;沏一壶茶,我为你素手轻展书卷;我为你摘尽华发,相拥成一个童话。”声声耳语说着:你就是我魂牵梦萦的那一抹红颜。那怦然心动的话语,恍若就是一个永恒。
  曾几何时,只有你听我痴言傻语,只有你看我醉舞长袖,只有你怜我黛眉初颦,也只有你懂我心若纤丝。如今,我一路忆来一路歌,也许,你我终究只是彼此生命的匆匆过客,不会有任何的交集。也许,你我终究只是行走在海峡的两岸,隔岸对峙,却无船可以摆渡。
  曾经的曾经,都已卷卷成忆。关于距离的词章,已无从辨认,如锁链上的环,似废墟上的花,总在细微幽然的感受着俗世的一切。闭上眼,便是天涯。而我只能坐在季节的暖处想你。红尘倦倦,合成寂寞,风云际会也只抵那一片水墨。空留了痴情的字,徒自迷失在那水墨香染的字里行间中。一时失语。那刻,我已然听到自己脚步的声音,寂寞、零乱却又是那般的执着与坚定。终于,我知与你,已是生生的纠缠。
  我心深深处,绕有千千结,欲说还休。挂在眉梢上是谁不变的容颜?恋在耳际的又是谁的轻语?醒也不到彼岸,梦也不到彼岸。其实,我不想再叹风花雪月,也不想楼台望断。可是,风景依旧朱颜却改,我又如何能对你淡忘。在独自行走记忆的路上,走一尘,回头望一眼。一水天涯。横亘了一片海。你我一场场的分别,能否再次成为想象里的倾城的月。
  一夕一烟火。一室一暗香,独倚在一抹月色的西窗下,垂眸挥毫的女子,守着零碎的散句,在那如歌红尘里,遥遥的等。倚薄了门槛。纸上的墨香,映瘦了所有的诗句。摘下一窗的夜色,串连成缠绵的宿命。恍如想起一些姹紫嫣红的历史,唐时的风,宋时的韵,绽放的情节,满城摇曳,都尽数散在十指,经久不散。只想用无悔的深情,络下一生的印记。从此,人间繁花夜夜开尽。
  灯火阑珊处,你始终是我的春天。我只有词里不断写着,旧时尘,换了那时人。守望千帆,相思丛生,独守聆听。如风过水的乐声,唱断眉弯,几多心事落笔成诗行,却仍旧用那相同的姿势,一个人的轻吟浅唱,那望断归期的句子,把你的名字绣进心底深处。蓦然回首,一抹风情悠然悬挂。只有你,才是心中唯一的字。也唯有你,才是我此刻唯一又唯一的篇章。
  今夜,月色如霜,举着诗句,我只有尽情的想念,碾尽一池墨香的子乎者也,忘情于烟水茫茫之处觅你的身影,零乱的步子,是否依旧踩满念念不忘。你,会不会在繁花似锦的彼岸等我,等我涉水而来。然后,你我一起,双双演译这世间永恒的传奇故事。
  寂寞九月,谁来怜我那眉弯。心攀唱想望的情节,涂鸦在南国春色的一帘幽梦中……
  细雨微风凭栏思绪如水蔓延,伊人独立窗前淡妆浓抹容颜,远去的油纸伞锁住深情的双眼,画中私语的浮萍芬芳谁的诗篇。鸿雁飞来升心帆吻皱西湖思念,醉我一千。

一个人撑伞,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回忆 - 后花园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