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钥匙,女人的锁

   推荐指数      发表时间:2012年9月25日   出处:来源于网络
关键词:   男人 钥匙 女人 锁

  男女关系,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人说:“男是茶壶,女人是茶杯。一个茶壶可以配几个茶杯,但一个茶杯只能配一个茶壶。”也有人说:“男人是菜,品不同的男人就像吃不同的菜;女人是衣裳,品不同的女人就像穿不同的衣裳。”……
  然而,在我眼中,从生理造形看,男人像钥匙,女人像锁。从心理特征看,男人普遍主动和外向,像钥匙;女人大多比较被动和内向,像锁。从关系状态来看,男人就是钥匙,女人就是锁:不同的男人就是不同的钥匙,不同的女人就是不同的锁;男女关系也就是钥匙跟锁的关系,钥匙要去开锁,锁要被钥匙开。
  这个文明世界,人们发明了各式各样的钥匙和锁。有金钥匙和金锁、银钥匙和银锁、铜钥匙和铜锁、铁钥匙和铁锁、铝钥匙和铝锁,也有木钥匙和木锁、玉钥匙和玉锁,还有塑料钥匙和颜料锁等等;有结构简单的钥匙和锁,也有设计十分复杂的钥匙和锁;有固定的钥匙和锁,也有不固定的钥匙和锁;有普通的钥匙和锁,也有特殊的密码钥匙和密码锁……实际上,男女也是如此。世间有五花八门的男人,男人的钥匙也就会千奇百怪,什么类型都存在,如:高大与矮小型、富贵与卑微型、善良与邪恶型、霸道与通理型、大方与吝啬型等。世间有会形形色色的女人,女人的锁也就会稀奇古怪,什么都式样都有,如:高挑与瘦小式、漂亮与丑陋式、温柔与无情式、高雅与低庸俗式、虚荣与朴素式等。
  天地间,不同的钥匙开不同的锁。倘若钥匙去开不属于自己的锁,锁会打不开,钥匙容易出现卡死或者磨齿甚至折断现象,锁也会容易被伤“心”弄坏。当钥匙与锁分开后,找不到各自己的匹配时,钥匙容易变成废钥匙,锁也容易变成为死锁。同样的道理,男人的钥匙去开不属于自己的女人的锁,男人要或因暴力强迫而得到惩罚,要或会伤痕累累。女人的锁假若被自己不喜欢的男人的钥匙开了,女人会死活不依或者伤心流泪。当男人的钥匙找不着自己女人的锁时,男人容易成为鳏夫或者因生锈而戴上绿帽子。当女人的锁找不到自己男人的钥匙时,女人容易成为寡妇或者被遗弃和打入冷宫。
  大家知道,钥匙与锁需要磨合。无论设备多么精良,师傅多么精明,技术多么精湛,造出来的钥匙和锁有时难免不好开,需要反复磨合磨合才会成为十分好开好用的钥匙和锁。人世间,男人的钥匙与女人的锁也大抵如此,需要“沟通”。世间好象没有天生就天衣无缝地相匹配的男女,也需要多次“交流”和“沟通”才能如同“天生一对、地造一双”。
  毫无疑问,钥匙需要经常开锁。倘若钥匙经常开锁,钥匙会开得油光发亮,锁会变得灵活好开。倘若钥匙久而不开锁,钥匙容易锈迹斑斑,锁也锈坏难开或者锈死打不开,这样需要加点润滑油才能试一试看一看打不打得开。倘若钥匙开锁过多,钥匙变磨损变形,锁也会失去弹性和安全性。同样的规律,男人的钥匙经常去开一开女人的锁,男人会变得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女人会更加流光溢彩、温柔娇嫩。男人的钥匙很久不开女人的锁,男人心理会变得阴阳怪气,生理功能或减退或丧失殆尽。女人的锁很久不被男人的钥匙打开,女人同样会变得阴阳失调,心理同样苦闷不堪,行为照样会变得稀奇古怪。男人的钥匙开女人的锁太多太多,男人容易损阴折阳,致使过度消耗阳刚之气而变形甚至★★。女人的锁倘若被男人的钥匙开得频繁过度,女人容易未老先衰,也容易消耗和折损女人的健康和容颜。
  不知何时起,为了安全起见,人们创造了一把钥匙一把锁。为了避免混乱,男女世界也开始倡导男女平等和一男一女。倘若男人的钥匙只开属于自己的那一把女人的锁,世间也许就会少了许多为红颜怒发冲冠或者大打出手。倘若女人的锁只给属于自己的那一把男人的钥匙开,世间或许也会因此少了许多争风吃醋和明争暗斗。
  又不知何时起,为了方便起见,人们发明了一把钥匙可以开几把锁,也发明了几把钥匙开同一把锁,但世间好像偏好于几把钥匙开一把锁。也因此,钥匙与锁的关系变得混乱和不安全。也不知何时起,男女世界也有些相似。也许是不论男女,爱的不只是一个人,而是一种人或者一类人,所以男女世界也存在着一把男人的钥匙可以打开几把相同女人的锁,一把女人的锁也照样可以同时被几把男人的钥匙打开。也许是男多女少的缘故,男女世俗世界暗地“流行”着一把女人的锁同时被几把男人的钥匙开。
  也不知何时起,人们发明了配钥匙,但好像没有听说过要为钥匙去配锁。再想想男女世界,由于种种难以启齿也难以说得清道得白的原因,男人总想把自己配制成不同女人锁的钥匙,而女人很少想把自己配制成不同男人钥匙的锁,一般都只是想成为那一把或者那几把男人钥匙的锁。
  世人啊世人,为了和谐与安全,还是一把钥匙一把锁为好,不要什么万能钥匙和万能锁。男人啊男人,为了和睦与幸福,你的钥匙请不要乱开女人的锁,最好不要追求做什么“种马”或者什么“快男”之类;女人啊女人,为了健康与美丽,你的锁也最好不要乱被男人的钥匙打开,也最好不要去做什么“情种”或者什么“超女”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