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梦矜持,弦弹幽语

   推荐指数      发表时间:2012年9月14日   出处:来源于网络
关键词:   倚梦 矜持 弦弹 幽语

  我从来不曾抗拒你的魅力,虽然你从来不曾对我著迷,我总是微笑的看著你,我的情意总是轻易就洋溢眼底,我曾经想过在寂寞的夜里,你终於在意在我的房间里,你闭上眼睛亲吻了我,不说一句紧紧抱我在你怀里,我是爱你的,我爱你到底。
  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任凭自己幻想一切关於我和你,你是爱我的,你爱我到底;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相信自己真的可以深深去爱你……深深去爱你……深深去爱你
  ——王菲《矜持》
  从不在意哪首歌曲,在这个深夜里,一曲《矜持》却唱尽了一段故事,幽怨的旋律在脑海里飞絮,拨动了心湖圈圈涟漪。
  不再是懵懂的年纪,也不再是做梦的花季,如梭的岁月写下了流离的往昔。潺潺的生命之河,花开花谢的旅途,风风雨雨、点点滴滴,在心湖里开出了一片蒹葭、浮萍。逆流而上的思绪,随风飘起,看见了蹉跎的脚印,看见了斑驳的伤疤,一点一滴,迷乱了眼眶里晶莹的泪花。
  矜持的女子,也许在抛开一切的时候是疯狂的,可是心底总会有那么一条莫名的界限,那里有女子独坐的小舟,小小的风帆,随风摇摆,不定方向,不定目的地,只是随着生命之流,静静的在风浪中颠沛,偶尔有点虚浮幻想,偶尔有点无病呻吟,偶尔有点冷若冰霜,偶尔有点热情如火,这些让女子的心短暂的有了栖身荣所,不为世俗迷离,不为现实泛泪,只是用一种自我沉淀的方式,享受那特有的慰藉。
  流浪的风,伴着悠扬的曲调,渗入了身体的每一根神经,看着彼端不断传来的字符,心却波澜不兴,可能是看透,可能是敏感,也可能是傲然,就如那冬梅傲骨,不愿意在春天里逗留一样,女子也不愿意卑微着去接受一份爱。在这段情感的诗篇里,已经找不到女子该落笔的地方了。惟愿静静的捧上一杯清茶,书写一番天马行空的幻想,就算是空的,就算是假的,但那时心是淡然的。
  绝情也罢,痴情也罢,就算落尽三千青丝,也不一定能常伴青灯;就算平淡、安然,也不一定能无欲无求。这世俗的人早就已经习惯在拥有着现在的同时,就去幻想着那个遥不可及的未来了。这些触不到,摸不着的遥想,也许只能等梦醒的那天才能发现这一切只是苍天遗落的一滴沧桑泪罢了。
  孤独的灵魂,经历着火炼、水噬,其实已经疲惫不堪了,何必再让那些繁琐的记忆碎片困扰着呢?一次次的自问自答,终究也只是为了告诉自己不必太在乎,不必太强求,可是在真正遇到的时候谁又能做到的不理不睬呢?
  走远了,可能也就有点忘了,那痛过的心底,偶尔想起也只在耻笑自己。风起的时候,会有思绪飘溢,看向海的边际,才发现,生在海边的自己,却从不知道海是否也在看着自己。

倚梦矜持,弦弹幽语 - 后花园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