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种日历 -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上一篇(左方向键) 下一篇(右方向键) 回目录(回车键) 粗体(B键)  正常(N键) 随机浏览(S键)   浏览次数:70    发布时间:2019/10/12 1:50:03   出处:物种日历   

  不久前,果壳er在新加坡开年会。作为半个动物园粉丝,我花了一天时间在新加坡动物园进行调(玩)研(耍),给大家带来这篇一线报道。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狒狒为啥红屁股

  初到动物园,我就收到了来自灵长类的问候。这是园区门口自由活动的白面僧面猴,白脸的是雄性,旁边是他的伴侣,两性差别很明显。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白面僧面猴,本文封面也是。图片:日历娘

  新加坡动物园的大部分猿猴展区,都用流水把动物和人隔开。因为灵长类大都不会游泳,这样做能保证它们不跑出来,视觉效果也好。我听到远处传来一阵长臂猿的叫声,配上流水声,让人想起诗中说的“渌水荡漾清猿啼”。

  流水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作用。红毛猩猩(Pongo sp.)展区混养了亚洲小爪水獭(Aonyx cinerea)。猩猩和水獭谁也不犯着谁,既然有流水,就让水獭们用用呗。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红毛猩猩展区混养小爪水獭。图片:红色皇后

  这是阿拉伯狒狒(Papio hamadryas)。母狒狒的屁股上肿起来皱巴巴、红红的一坨,公狒狒屁股是平的,但也又红又肿。

  很多雌性灵长类动物在排卵期,屁股都会肿起来变红——所谓的“猴子红屁股”——叫做性肿皮(sexual swelling),表示她可以受孕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雌性阿拉伯狒狒。

  那公狒狒的屁股为什么红呢?这其实是他的“女装”。许多雄性动物的本能是,看到“能生育的雌性”的特征,就不会攻击,毕竟把潜在的对象打跑了多不好。两只公狒狒相遇时,弱势的一方会把红屁股撅起来给人家看,压抑强势一方的攻击性。

  后来,狒狒撅屁股演化成一种“下属”向“上司”表示服从和问候的行为,就像古人请安一样。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一群阿拉伯狒狒。图片:beggs / flickr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刷成就,必去爬行馆

  爬行动物我懂的不多。我简单列一下这里的各种“最”,大家感受一下。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科摩多巨蜥(Varanus komodoensis)——最大的蜥蜴。

  网纹蟒(Reticulated python)——最长的蛇。不是图中这条,园内展示的不是很大。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眼镜王蛇(Ophiophagus hannah)——最长的毒蛇。

  阿尔达布拉象龟(Aldabrachelys gigantea)——第二大的陆龟。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湾鳄(Crocodylus porosus)——最大的爬行动物。左图非园区展示。

  这是犀角咝蝰(Bitis rhinoceros),原是加蓬咝蝰(B. gabonica)的一个亚种。大部分明星都是挺尸状,不过食肉的大型爬行动物就是这样,躺着一动不动。犀角咝蝰展区铺了很多叶子,让犀角咝蝰在落叶中挺尸,以展示它身上斑纹的“隐形”效果。有一对(大概是)情侣没看见它,还在树杈上面找。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找找犀角咝蝰在哪。图片:日历娘

  象龟要好看一点,虽然它动作慢,但还是会到处爬。黑色的是阿尔达布拉象龟,旁边小一些的是苏卡达象龟(Geochelone sulcata)。和工作人员的对比,可以感受它有多大。

  顺便说一句,这里的象龟是允许喂食的,但条件很严格:只有下午一点多的时候能喂,不能喂自己带的食物,也不能直接接触它。饲养员会给你一些小西红柿,穿在棍子上递给象龟。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象龟。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在鸟兽不惊的地方

  在新加坡动物园的“脆弱森林”(Fragile ★★★★★★)展区,你可以深切体会到到什么是鸟兽不惊。

  最显眼的是几只花哨的鸽子——凤冠鸠(Goura sp.)、绿蓑鸽(Caloenas nicobarica)和某种小型斑鸠,可能是斑姬地鸠(Geopelia striata)。在新加坡我看到过野生的斑姬地鸠。迷你鸽和巨型鸽呆在一起,有点喜感。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左为凤冠鸠;右为绿蓑鸽,非园区展示。图片:日历娘;Tomfriedel

  就在这时,出现了一只灰不溜秋的大“鸡”。

  等下!这是大眼斑雉(Argusianus argus)呀!

  这家伙是达尔文在《人类的由来与性选择》一书里,着笔最多的一种动物。因为它的求偶装饰和舞蹈非常特别,所以达尔文用它作为例子,来证明雄鸟漂亮的羽毛是为了吸引雌鸟而生。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这是去年果壳年会,在婆罗洲看到的大眼斑雉。图片:日历娘

  求偶期的雄性大眼斑雉,翅膀上会长出极长的羽毛,上面有一排排圆点。它把翅膀展开,羽毛前伸,围成一个圈,就像一个喇叭口。“喇叭”里的斑点,组成了一副非常魔性的抽象画,还自带立体效果,就像一个个凸出的珠子。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展开翅羽求偶的大眼斑雉。图片:The Royal Natural History / wikimedia

  这是小鼷[xī]鹿(Tragulus kanchil)。鼷鹿是世界上最小的反刍动物,这样小的食草动物,非常胆怯怕羞。中国香港的湿地公园也有鼷鹿,为了不让它们受惊,当地整个展区差不多都挡上了,一片乌漆墨黑,盯半天才能看见鼷鹿胸前的白斑纹。

  但“脆弱森林”的鼷鹿,就在人面前大摇大摆地走过……太神奇了!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小鼷鹿。图片:日历娘

  这个展区好玩儿的东西还有很多。抬头望,你能看到大狐蝠(Pteropus vampyrus)扑棱棱地飞过。

  还有这两只虐狗的鹦鹉,它们俩是同种。雄性折衷鹦鹉(Eclectus roratus)是绿色的,雌性是红色的。这是因为雌性要保护做巢的树洞,鲜艳的红色可以警示同性,公鸟在森林里为母鸟和小鸟觅食,绿色是它的保护色。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折衷鹦鹉。图片:红色皇后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最高调与最低调

  很多人都会说去动物园看狮子、看老虎,但很少会有人说看水獭。其实水獭在动物园里也是一个明星。它们动作敏捷,非常贪玩,能玩出各种各样的花样。J. K. 罗琳最喜欢的动物就是水獭,她给赫敏的守护神也设定成水獭。

  新加坡动物园养了不少亚洲小爪水獭。它们一会儿跳到水里,一会儿蹦到地上,动作非常流畅,毫无滞涩。水獭游泳也不好好游,一定要在水里打滚、转圈、扎猛子。它们还会像狗一样追尾巴,像猫一样用两个前爪扑树叶。一个看水獭的小朋友一直在念叨“调皮,调皮”,可见其深受感动。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潜泳的水獭。

  这里的水獭展区设置了滑道。可惜的是,我没有看到水獭的绝招:肚皮贴地,从高处向下滑,像溜滑梯一样溜到水里去。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设置了滑道的水獭展区。图片:日历娘

  另一种行为很好玩的动物是裸鼹形鼠(Heterocephalus glaber)。像蚂蚁和蜜蜂一样,它们结成大群生活,群里只有“女王”能生小孩,其他个体负责挖洞、觅食、带娃什么的。想看到裸鼹形鼠有难度,因为它们成天在地底下呆着。它们对温度变化极为敏感,展区有几个玻璃小窗,我只在一个窗口里,模模糊糊看到几个肉耗子。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裸鼹形鼠。图片:日历娘

  动物园对裸鼹形鼠展区的布置很用心。他们设计了一个低矮的小通道,一面墙上浮雕了裸鼹形鼠的洞穴,里面放上小模型,还有展牌,介绍它们怎样生孩子、怎样取暖等等,再现了裸鼹形鼠的生活——那些看不到的细节,都可以在这里补足。可惜的是,就我看到的,钻这个通道的人不多,错过了这里的奥妙。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谁是SSR?

  新加坡动物园的冰冻苔原(Frozen Tundra)展区,有个大房间里面展示了一只跑老跑去的“长尾巴熊”。它就是狼獾(Gulo gulo)。

  狼獾是种很强壮的动物,而且脾气很暴,X战警里的金刚狼(Wolverine)就是用它命名的。中国有野生的狼獾,但只有齐齐哈尔的龙沙动植物园有人工饲养的狼獾,去年还死了。

  手游大家都想抽到SSR。现在你眼前这个毛墩子,就是动物园的SSR。不过,这只狼獾一直在绕圈子走,说明它的精神状况不太好。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走圈的狼獾。图片:红色皇后

  这个蜷起来睡大觉的家伙,是马达加斯加的特有动物隐肛狸(Cryptoprocta ferox),也是一个SSR。它属于灵猫科,和果子狸(Paguma larvata)是亲戚,但它不吃果子,吃肉。马达加斯加没有猫科动物,隐肛狸顶替了猫科的位置,演化成了食肉猛兽。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隐肛狸。图片:红色皇后;Ran Kirlian / wikimedia

  倭河马(Choeropsis liberiensis)是一种很治愈的动物,比我们熟悉的大河马稀少很多,IUCN(国际自然保护联盟)把它评为濒危物种。倭河马在这里有一个专门的展室,摆了座椅,游客可以坐下来看它踮着脚尖在水中漫步。

  倭河马游泳,能看一天。视频:日历娘

  动物园本应是没有“门槛”的。但是,你了解的动物知识越多,动物园给你的感触就会越深,你也会认识到一些看似平平无奇的动物,到底有什么奇特和珍贵之处。

  这里展出的一种鳄鱼叫“假食鱼鳄”(False Gavial),开始我没太注意。后来一查,False Gavial 就是马来鳄(Tomistoma schlegelii)。新加坡动物园有一只很大的马来鳄,2005年“接见”过史蒂夫·欧文(Steve Irwin)。史蒂夫是有名的动物节目主持人,野生动物保护这一行的大明星。我见过这些鳄鱼,也算是间接见过明星了……吧?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马来鳄,非园区展示。图片:Junkyardsparkle / wikimedia

  这里有假食鱼鳄,也有真·食鱼鳄,也叫恒河鳄(Gavialis gangeticus)。马来鳄和恒河鳄都属于长吻鳄科,它们吃鱼,所以用不着粗壮的上下颚来咬,嘴巴又长又细。IUCN把恒河鳄列为极危物种,比濒危还要高一级,所以它也是一个SSR。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恒河鳄,非园区展示。图片:Charles J Sharp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编制内外两开花

  动物园里有很多可以吸引动物的东西,比如水池、绿地、动物吃剩的食物。所以,动物园会吸引来很多真·野生动物,这也是很值得一看的。新加坡的生物多样性非常高,这里的真·野生动物,实在是让我大开眼界。

  进园没多久,我就看到一条黑色的巨蜥(Varanus sp.)在绿地里刨土。没多远,又冒出一条巨蜥。就这样一条接着一条,直至审美疲劳……第三还是第四条(记不清了)巨蜥我是这样看到的:我在小径上发现一只发亮的小虫,低头看时,身边“划拉”一声,又是一条巨蜥,我原本就没注意到它。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编外成员”巨蜥。

  至于那只小虫子,它是一只虎甲,跑得很快的一类甲虫,鞘翅色彩丰富,非常好看。我在另一段小径上发现了好几个,可惜一个也没拍到。它们躲人不是用跑的而是用飞的,一眨眼就没了。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这是一只日本虎甲(Cicindela japonica)。图片:coniferconifer / flickr

  动物园里还有野生的食蟹猕猴(Macaca fascicularis),当天我没看到。不过动物园里有说明牌,介绍遇到野生猴子,怎么防止它攻击。甚至垃圾箱上都写着提醒:别敞着盖子,要不然猴子会翻垃圾箱找吃的。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介绍“编外成员”食蟹猕猴的展牌。

  鸟类是城市最引人注目的野生动物之一。新加坡有300多种鸟,不过不走运,我在动物园里看到的野鸟,都是常见鸟种,比如珠颈斑鸠(Spilopelia chinensis),在阿拉伯狒狒喂食的地方蹭点吃的。

  更大震撼的,是在动物园之外发现的。

  新加坡有个繁华的商业街叫乌节路(Orchard Road)。我傍晚在那里路过,天上飞过一大群八哥。其实这也不算陌生,北京也常看到大群的鸟,比如小嘴乌鸦(Corvus corone)。但是八哥的声音更柔和好听,这么多鸟,叫声一点不嘈杂,像风一样、雨一样。

  这些是爪哇八哥(Acridotheres javanicus),在新加坡繁殖过多,已经成为一害。虽然是入侵物种,但它们展现出的那种生命力,与城市人工景观形成的对照,还是非常让人感动。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无声胜有声

  新加坡动物园的科普还有很多亮点。比如这个科摩多巨蜥馆的展牌,它讲的是什么呢?过去人们认为,科摩多巨蜥的唾液里有很多细菌,被它咬了就会得败血症死去。但后来发现,科摩多巨蜥嘴里的细菌并不是特别多。它们其实会靠分泌毒液来毒杀猎物。这是一个非常新的研究成果,展牌还很得意地写道:“我们动物园提供了科摩多巨蜥的组织,为研究做出了贡献。”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科摩多巨蜥的展牌。

  这块展牌介绍的是白蚁。白蚁是生态系统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它们吃枯枝败叶,让营养回归土壤。物种日历以前也有讲这个主题。每个动物园都会介绍珍贵的、可爱的动物,但能想到介绍白蚁这样惹人厌的动物,这个科普意识真的强。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介绍白蚁的展牌。

  这件海狮雕塑,让我想起广州的五羊雕塑。最大的是雄性,中间体型的是雌性,小的是幼崽。它重现了自然状态下的海狮生态:一头大公海狮占领一块地盘,母海狮在这块地方生育,她们都是他的“妻妾”。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海狮雕塑。

  即使是小孩玩的旋转木马也很有意思。这个屁股上带斑马纹的动物是[huō][jiā]狓[pī](Okapia johnstoni),是长颈鹿现存唯一的近亲。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正对着的就是“狓”。

  除了介绍动物知识,这里的展牌还会传达其他一些有意思的信息。比如这块亚洲象的展牌,每头象都有照片,有介绍,还有它现在的去向。这让你感觉每头象都是一个有脾气、有“人设”的个体,对它们产生共情。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亚洲象展牌。

  前文提到的冰冻苔原展区,北极熊馆是空着的,满面墙上贴着海报。这里原本也有一个明星动物,不过它已经不在了。伊努卡(Inuka)是第一只出生在热带的北极熊,享年28岁,相当长寿。北极熊是一种很讨喜的动物。伊努卡这个名字,是从爱好者提供的几百个名字中海选出来的,从这一点,就能看出它是多么受欢迎。

  尽管园方费尽心思,帮助伊努卡适应热带生活,但北极熊终究是极地动物。高龄和热带条件还是给伊努卡带来了无法扭转的健康问题。

  伊努卡之后,新加坡动物园承诺不再饲养北极熊。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北极熊展牌。

  最后的彩蛋

  在树袋鼠展区,树袋鼠(Dendrolagus sp.)忽然拎出一个东西用舌头舔。围观人群欢呼 “it's a baby”。然后,有人困惑地自问:“Is that baby?”过了几秒爆发出哄笑,有人说 “he' s a boy”。

  猜猜它舔的是什么?

在这家动物园,鸟兽不惊,我惊了 - 后花园网文 - 趣味生活

  树袋鼠。

  本文是物种日历特约稿件,来自物种日历作者@红色皇后。

  你可能错过的精彩内容

  本文来自果壳,欢迎转发

  如需转载请联系GuokrPac@guokr.com

  

物种日历』的更多其他内容(随机显示)

01、这果子不能吃——不过能“开车”

2019/10/12 0:13:18

02、天天放鸽子,那鸽子又从哪里来?

2019/10/12 0:11:14

03、我,考古的,遇上盗墓贼了!!!!

2019/10/11 0:12:08

04、熬夜晚睡的人都在偷偷干什么?

2019/10/11 0:11:33

05、是谁在你家里,堆起便便做的“沙雕”?

2019/10/11 0:10:32

06、你在日料店吃过的芥末,大多都是它

2019/10/11 0:10:30

07、被扔在动物医院的病狗,未来在哪里?

2019/10/10 0:09:37

08、迷人的香草味,太浓了却是……呕呕呕?

2019/10/10 0:09:35

09、法国皇后最爱的花是……“地瓜”花!

2019/10/9 1:08:07

10、从雨衣涂料到大国重器,它是工业文明的“母亲”

2019/10/9 1:08:01

11、花甲、蛏子、扇贝,各种你分不清的贝类都该怎么吃?

2019/10/9 1:07:32

12、任性的秋风,打翻了这城市的调色盘

2019/10/8 0:26:07

13、万万没想到,我竟然对种树上瘾了!

2019/10/8 0:26:01

14、你桌上的发财树不仅能开花,还能结“栗子”!

2019/10/8 0:26:00

15、“川普鸡”,求偶尤爱半遮面

2019/10/7 0:24:22

16、长假期间,你是不是也像它一样懒懒懒懒懒?

2019/10/7 0:20:57

17、如果没有经历这一切,我会更好吗?

2019/10/6 1:45:02

18、大家好我叫曼殊沙华——又叫村头石蒜头

2019/10/6 0:11:50

19、被人遗弃、捕杀小鸟,野猫该何去何从?

2019/10/6 0:10:16

20、山丹丹不仅红艳艳,还很好吃

2019/10/5 0:26:04

21、朋友圈出镜率高的8个公众号,你还差几个没关注?

2019/10/4 0:29:16

22、不能上地铁的水果之王,你尝过吗?

2019/10/4 0:29:14

23、一副火云邪神样的小猴子,竟是科学家的小帮手

2019/10/4 0:29:10

24、没想到,小狗就连撒尿都有这么多心机

2019/10/4 0:29:10

25、明明黑白相间,你们却说它一身金

2019/10/3 0:08:40

26、大爷大妈的竹竿下,是银杏的“灭门”惨案

2019/10/3 0:08:01

27、不要叫人家胖子,人家是个400斤重的宝宝

2019/10/2 0:26:47

28、美洲最大规模“放鸽子”,超过两亿只!

2019/10/2 0:24:34

29、看到动画片中的萌动物,大家真的会想把它们买回家吗?

2019/10/1 0:32:08

30、别解释了,你真的不了解自己脚下这片大地有多美!

2019/10/1 0:30:39

31、节庆花坛里要是没有这种花,算我输

2019/10/1 0:30:35

32、长了10年才5公分高,它凭什么叫“巨人”!

2019/9/30 4:12:59

33、一群渡鸦在约会?能拆一对是一对

2019/9/30 0:30:28

34、有的鸟表面上柔弱纤细,实际上连老鼠都不放过

2019/9/29 0:30:22

35、这 9 个好评率超高的公众号,让你的朋友圈更有料

2019/9/29 0:30:22

37、“已经够好了。”我常这样告诉自己。

2019/9/29 0:25:01

38、我们是如何将整个大自然塞进一本日历的?

2019/9/28 0:14:24

39、死亡圣器老魔杖结的果,吃错真的会见死神

2019/9/28 0:11:54

40、谁家没个长残的娃,快来参加物种日历长残大赛呀!

2019/9/28 0:11:52

41、夏天都过了,或许你还没吃过这种花

2019/9/27 0:26:38

42、雷公马这么中二的名字,我一个小蜥蜴遭不住啊!

2019/9/27 0:12:57

43、如今的养猪场,都已经用上AI了——就是你想的那个AI

2019/9/27 0:11:58

44、这花把媒人都杀了,活该注孤生

2019/9/26 0:22:45

45、100来块能买什么好鞋?

2019/9/26 0:22:34

46、我家猫胡子长了,给他修建一下……可别了!

2019/9/26 0:22:27

47、这草能捉虫,也能当新娘的手捧花

2019/9/25 2:25:23

48、一些让你越变越美的公众号

2019/9/25 0:09:47

49、想养多肉?或许它就在你家屋顶

2019/9/25 0:09:06

50、我命由我不由天,是男是女我自己选!

2019/9/25 0:07:56